当前位置:首页>关河文苑 > 大关文学 > 内容

怀念我的恩师钟正本

时间: 2018-09-07 16:10:18 来源: 大关县新闻中心 作者: 王孝林
怀念我的恩师钟正本
王孝林
(一)
        中国有句俗话:一日为师,终身为师。我对钟正本老师是怀有这种感情的;这不单是他书教得好。
        在一中读书时,我个头小,他安排我坐第一排。有一回,是星期六,我回老家拿钱物。因为这星期班上要调座位,一路上老是担心。星期一惴惴的进教室,才知道老师为我在前排留了一个座位,心里不禁一热。
        在他的指导下,我的进步很快。有一回,我的作文《清晨》获地区二等奖,老师挺高兴的。颁奖会上,我把一只钢 笔、两本书及其它奖品递给他看,他说多看书今后好好写作文。这两本书我现在仍收藏着。其中《现代汉语小词典》至今仍是我写文章时常翻的子典。
        1980年高一结束时,要分大中专班。我和一帮农村同学只希望将来有份工作,都报了中专。我们拿了申请到钟老师寝室,他一一看过,他说王孝林留下,我建议你报大专……第二天早上第一节,是他的课,我对钟老师说,我报大专。现在看来,我的选择是对的,这事我一辈子感激他。
        工作后,我教毕业第一届,高高兴兴到一中找钟老师。在另一位教师家,他当众把我骂得狗血淋头晕头转向,他说你教的学生考得那个样儿,人家学生反映你成天睡懒觉上课都见不着你(这个学生姓吴,在读时我批评过她,她在高考预考作文时故意诋毁我,果然凑效)。我没申辩。随后我又到他那里吃饭,钟老仍余怒未消。我明白,他是希望我认真教书,做一名优秀的语文教师。92年11月,我在一中获全县初中语文教师课堂教学大奖赛二等奖。颁奖结束后,他高兴地告诉我:“人家对我说,钟老师的弟子,厉害。”
        钟老师从教几十年,可谓桃李满天下。在大关县城,有的一家三代都做过钟老师的学生,人们都称赞他的学识、教风和人品,确实是一位好老师。
        钟老师退休后,无论是在大关或是昭通,我都时常去拜访他。也许受当年学生生活的影响,在他面前,我总是正襟危坐,犹同见了孔子。我向他请教文学,生活及至处世,他都能给我满意的答复。比如,有一回,谈到从政。他说:“孝林,不要去想,不要去沾,官场复杂得很!”我当时想不通,后来理解了。近二十年来圣洁的师生友谊,每每能使我在困境和挫折中鼓起热爱生活的勇气;在他的身上,我感受到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那种坦荡胸襟和非凡魅力。
        退休后的钟老师,生活仍然十分有规律。他喜欢散步和练功。每天早上都坚持散步,然后练功。退休后,他同时练医疗保健操和气功,他说这功适宜养生,可长可短,对他比较适合。
“素梅雪凝树,风来金满枝”。这是钟正本老师极为喜爱的一幅对联,我借这幅对联祝他晚年幸福,快乐平安。
(二)
        多年前,钟老师一家就搬到昭通去了。先是住在烟厂小区,房子不大,但收拾得干净整洁。我去看望他,一般要在那里吃上一顿饭,叙叙旧,感觉很是亲切。后来他一家又搬去了一新建的小区,我也去过几次,照例也吃饭。记得有一次,老师拿出半瓶老酒叫我喝,名字叫“习酒”,那是上世纪80年代的瓶子酒,老师说,曾鸿来喝了些,说好喝。我知道,老师一生爱酒,不意老来患病,一点也不能沾了,教人感慨。
        有一次,我从大关上去看他。我知道他爱吃鱼,就去师友餐馆买了一斤多河鱼给他带上去,老师很高兴,我也很欣慰。过后得知,他竟然也因病不敢吃鱼,倒便宜了他家开车的老三,拿去餐馆加工独自吃了,过后老三还高兴地对我说:“河鱼真是好吃!”
        我记得,自我八三年师专毕业后,我是经常去县一中看望老师的,师生一见面,当然都很高兴。那些年,每次过年后,我会按农村风俗,带上女儿,背点腊肉去给老师拜年。有时候是我一个人去,老师总会说你应该把小源源一起带来。他的意思是好开所谓“牌牌钱”,我自然是懂的。我现在还记忆犹新的是,刚参加工作那几年,我去一中看望他,我的心情总是很激动,爬一中那坡,我几乎是小跑着上去的,就为了看望我读高中时的班主任、语文老师。
2009年11月,惊闻老师病逝的噩耗,内心伤痛不已。我才想起,我有近两年没去看望老师了,谁料已成永别,心里内疚不已!在昭通殡仪馆的告别仪式上,我在老师的灵柩前默哀下跪,泪水盈满眼眶。在我前边,一位在县里任过县委书记的老人,在老师灵前行三叩九拜之礼。听人议论说,老师的追悼会,在昭通算是极为热闹隆重的了。也难怪,老师从教40余年,所教弟子数千,隆重也在情理之中!老师遗体火化之后,我本应参加送葬上山,但当时去的高中同学较多,有一个当领导的同学要请吃午餐,我经不住劝说,也就去了。没送老师上山,成了我心中最大的遗憾!
        2010年夏天,我在昭通作家创作中心培训,那里离凤凰山烈士陵园仅一步之遥。一天中午休息时,我想去看望一下老师。我来到陵园门口,不意门口突然窜出一只大狼狗向我扑来,我慌忙喊带狗的昭通老者喝住,但我还是被吓得不轻,只好原路怏怏而回。
        2012年夏天,也是在创作中心参加研讨会。早上起来,我来到陵园门口,向管理处的小姑娘打听清楚了老师的安息之所,便照她们说的方向去找老师,结果到了地方,找了多少遍,就是找不着。有点冒火,又有点不甘。我又下到陵园门口,请她们带我去找。态度很好,两个小姑娘很爽快地随我上山,很快就找到了。我在老师的墓前跪下来,心里默默呢喃到:我的恩师,我来看您来了!
 
作者简介:王孝林,男,汉族,1964出生于天星镇南甸村,1983年毕业于昭通师专中文专业,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先后在县农业中学、高桥中学、翠华中学任教,1998年起,在县委宣传部、县委党校工作。期间,曾抽调到县委“三讲”办、县委“三学”办、县委“团结干事”办、县委先进性教育办公室、县委群众路线教育办公室工作。在云南日报、春城晚报、边疆文学、文学界、昭通日报等报刊发表文学作品30余万字,现任大关县文联主席,《大关文学》主编。